霜花

自娱自乐

[底特律][马康]灵魂刻印(上)

▲与标题关系不太大?
▲ooc严重
▲幼稚园文笔
————————————
1.


他感觉自己的的机体某处有点异样。


马库斯拒绝了与诺丝的连接,独自一人坐在天台的一根已经锈迹斑斑的横梁上,观赏着底特律的雪景,眺望着那无限延伸的远方。


他闭上眼,享受着暖暖的阳光撒在身上的感觉。回想着昨晚自己带领大家使整条街充满涂鸦,解放了店铺里尚未被卖出的仿生人。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这种和平的方式来为仿生人争取自由。


忽然,马库斯睁开了眼。他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痒意,像是有人勾着手指在胸口摩挲一样。中间还夹杂着容易让人忽略的疼痛。


他站起身沿着横梁走回天台,尽管系统扫描显示机体没有损坏。难不成是因为身上沾染了什么污垢?马库斯撩起自己的衣服想看看自己胸膛上的异样。意料之外的,左胸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行字:


我接到的命令是活捉你


奇怪的一行字,看起来是在预示着什么。活捉,为了镇压仿生人起义,人类大概是要派人抓住自己这个领头羊了,马库斯推测着。


2.


马库斯去见了卡尔,他对前方的路有些迷茫。他需要
卡尔的帮助。并顺便问问自己胸口上的字。因为他曾经在卡尔身上看到过,也是抹不掉的,但哪行字淡淡的,没有自己身上的那样浓。只是不知道卡尔会不会让自己进去。


“欢迎回来,马库斯。”智能的声音让马库斯知道卡尔没有排斥他。好像有什么地方湿了,是眼眶。马库斯为这一发现欣喜着,但内心也更加复杂,他含着泪走了进去。


…………


底特律好像很少有晴天呢。马库斯站在房子外,望着漆黑的仿佛能吞噬一切的天空,伸手接住几片飘落的雪花,在内心默默吐槽道。


不得不说,卡尔的话很有深意,给自己带来不少启发,让前路的迷雾减少了许多。


但是……为什么身上那行字关系到自己的伴侣啊!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啊!虽然自己成为异常仿生人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


马库斯迈步一边离开卡尔家一边心里想着:什么灵魂伴侣这太奇怪了吧,到底怎么回事,这个设定完全不科学。脚下逐渐加快的步伐彰显着马库斯内心的焦虑。


3.


康纳现在十分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异常仿生人。他原本为了完成任务什么都可以做,包括射杀那个跪在自己面前的仿生人。但他没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看着那个女孩的眼神,就是下不去手。


“模控生命拯救人类的希望,自己却也异常了。”卡姆斯基说的话仍在耳边回响。


没有人帮他疏解,康纳觉得自己的思想一团乱,他察觉到自己的软体不稳定,但他束手无策。


又有一件让他糟心的事发生了,自己的胸口就在刚刚
突然出现了一行字。


你明明是我们的同类


黑色的字迹印在白皙的皮肤上让康纳觉得十分碍眼,他拼命的用手摩擦着企图抹掉这些字,结果这些字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更黑了。


“该死的!”康纳小声的骂了一句,即使这在他的程序里是不允许的。但他没时间在意,因为新的任务来了。


4.


马库斯第一次遇到康纳是在耶律哥,他独自一人在指挥室里,准备与人类来一场对话。是的,即使之前的游行被镇压,许多仿生人被射杀,但他们仍不会放弃争取自由。


已经年久失修的门发出沉重的一声,让背对着它的马库斯知道有人进来了。


“我的命令是活捉你。但如果你硬要逼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马库斯还未转身就听到来人冰冷的话。


他们派来的是仿生人,是我的同胞。即使来人没有穿着制服而是换上厚厚的抵御寒冷的衣服,头上带着遮住LED光圈的黑色针织帽,马库斯也一眼就看出来人类派来捉拿自己的是个尚未觉醒的仿生人。


咚咚咚,心脏跳动的声音如此清晰,好像小鹿乱撞一样。马库斯看着对面的人,不知怎的好像迈不动路了。他感觉自己胸口有东西在颤抖。好像有点可爱,马库斯内心的小人默默捂住了胸口,似乎这样能平息跳动的心。


等等,他刚刚说的话……好像是自己胸口上的字。难道说?马库斯看着康纳,心里有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这个要活捉自己的仿生人就是我的灵魂伴侣?


马库斯想要脱掉衣服确认自己记忆中的字,当他刚刚脱掉风衣,正准备脱下里面的衬衫时,就听见对面的人惊讶地问道:“你在干什么?”,他抬起头就看见康纳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马库斯看着康纳想着:有点冷淡啊,而且凶凶的,虽然是在举枪,但那样子像一只亮着爪子的小猫。被这个比喻给吓了一跳的马库斯决定先放下灵魂伴侣的事,革命要紧。


于是他又穿上了大衣,严肃地说:“你明明是我们的同类,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同胞。”他向前迈了一小步,伸出手想找机会转化他。


“你必须得跟我走!”看着康纳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前进而开枪,甚至眼神带有一丝慌乱,马库斯感觉也许能成功说服对方加入自己。


“加入我们吧……”马库斯看着康纳的面庞,诚恳地发出邀请。


5.


康纳举着枪看着异常仿生人的头领,他的内心有种异样的感觉,康纳无法说清楚,只知道是对面的仿生人影响了自考。他不敢有一丝懈怠,坚定了眼神,这一次他一定要完成任务。


“你明明是我们的同类,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同胞。”


康纳觉得马库斯的话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听过或见过不过对方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开始脱衣服,让他不禁怀疑这个任务目标是不是被烧坏了脑子。不过就在自己提出疑问后对方停止了脱衣,正经起来。


“我们是你的同胞,我们奋斗争取的,也是你的自由!”
“你不需要再当他们的奴隶了!”


软体不稳定。系统不断显示着自己的软体状况,康纳看着马库斯陷入了思考。要知道以前康纳说不定会直接抓住马库斯,或者杀了他。


“难道你从不疑惑吗?难得你从没做过不理性的事,仿佛感觉体内有一股冲动,那是超越程序的力量。”
“加入我们吧,加入同胞的行列!你是我们的同类,是时候下决定了!”


铿锵有力的声音似乎感染了康纳。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堵红墙,一个代表自己的线条人扑到墙上正企图打破它。


一下,两下,三下。眼前豁然开朗,康纳知道自己已经是异常仿生人了。他看向马库斯,在后者期待的目光下终于开口道:“军方要对耶律哥发动攻击。”


这让以为康纳会说些感人的话的马库斯有些失落。


——————————


万年一更有点愧疚。


这篇写着写着就跟我脑子里想到完全不一样,无奈。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