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

自娱自乐

[警探组]霸道康纳的娇妻汉克

▲沙雕文慎入
▲ooc严重
▲幼稚园文笔
▲康纳的剧本不是单一的,意思是他说的话让你摸不着头脑
——————————
“他怎么样了?”汉克进来时就看到马库斯坐在床边,用关闭皮肤层的手握着躺在床上的康纳的胳膊,他站到床尾皱着眉头问道。

马库斯似乎被汉克的到来吓到了,一下放开了康纳的胳膊,闭了闭眼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站起身对汉克说道:“依你所说,那个仿生人应该是给康纳传输了什么。我刚刚在探查是发现一道最新指令‘回到模控生命’。看来就是康纳被传输的命令。放心,我已经帮他清除了命令。但你们去干嘛了,怎么会遇到异常仿生人?”马库斯想起之前汉克搀着虚弱的康纳进来的样子不由有些困惑。

“我也不太清楚,我找到康纳时,就看见他和一个女仿生人纠缠在一起。” 汉克无奈地挥了挥手,回忆起找到康纳时的情景:他们本来搭档调查一起异常仿生人偷窃的案子,来到被偷窃的房间搜寻线索。谁知那仿生人还没跑走,突然跑出来撞了自己一下,然后奔向室外逃跑。汉克自己被撞得有些踉跄,却见身旁的康纳已经一个迈步冲向仿生人。不一会,两人就要跑离汉克视野。

无奈,汉克只得提了提裤腰带,跟了上去。毕竟多年没锻炼,汉克有怎比得上年轻的仿生人的脚步,自然是落后了许多。等他找到康纳时,只看见康纳和一个女仿生人纠缠在一起。他看见那个仿生人的手变成灰白色,正按着康纳的头部。

他赶紧上前踢开了那个仿生人,摇了摇有些迷茫还缓不过来的康纳,看了看跑走的仿生人。想着也追不上了,就带着康纳来到马库斯这里。

“好了,把他带回去吧。过一会他的系统就会自己启动了。” 马库斯帮着汉克将康纳放进车后座,看着坐在驾驶位的汉克问道:“康纳他……是不是喜欢看小说?”马库斯想起刚才在检查时无意间发现的小说txt。

他因为好奇而翻开了第一章,结果一上来就是限制级描写,虽然一开始吓了一跳,但后来他还是冒着软体跳舞的风险看了下去。本来正看得津津有味,结果汉克突然出现,吓得自己断开了与康纳的链接。

怪不得康纳之前找到自己说什么加装性爱组件,原来是要给汉克惊喜啊。结合刚刚看过的一章和康纳的要求,马库斯不知道脑补出了多少东西。

“什么?”

“没什么,你们先走吧。”马库斯想着康纳要给汉克惊喜,自己就不能提前泄了密,便没有告诉汉克。仿生人与人类的关系在这对警局搭档上说不定会因此更进一步。

嗯,我可真是个好首领。马库斯美滋滋的想。

“谢谢。” 汉克向这位头领表达了感激,带着康纳回到了自己家。将康纳抱到床上,即使仿生人不会感到冷,汉克依旧将被子盖在康纳身上。

然后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床前看着还没醒的康纳,康纳乖巧的样子,一点都不像醒着的时候那个随时都能气到自己的安卓。

汉克用目光描摹这康纳的眼眉,想起革命前两人的种种,无声地笑了,看着康纳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喝了口水,汉克终于起身打算离开卧室,谁知刚迈出房门一步,就听见一句让他将水喷出来的话。

“你想逃到哪里去,宝贝。要知道,你一个女巫离了家族,除非跟着我,否则你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躺在床上的康纳刚起来就从口中吐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果然。汉克闭了闭眼,咬咬牙转过身,看着已经从床上下来康纳。还是一如既往地气人,不过说话怎么稀里糊涂的,汉克想着。

而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的康纳看着转过身的人,灰白的头发垂在两侧,脸上蓄满了胡子,衣服也有些脏了,整个人看上去有点邋遢。

“你……男的女巫?” 康纳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充满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巫。一步一步地向着汉克走去。

“你他妈是有什么毛病,康纳?!”汉克看着步步走来的康纳,一边后退一边问道。他完全被康纳莫名其妙的话气到。马库斯是不是把他的语言系统搞坏了,汉克猜测着。

接下来的时就更让汉克坚定了这个猜想。

汉克不知何时退到了墙壁,后背紧贴着雪白的墙壁。他看着走到自己面前像是要打人的康纳,思考着怎么跑走,康纳这样子像是失了智。

只见这时,“失了智”的康纳伸出手抵在墙壁上,随着“咚”的一声,将汉克禁锢在两臂之间,随后勾了勾唇,说道:“你个小……咳,老妖精,勾引了我还想跑?信不信我让你们警局破产!”

汉克看着眼前的康纳,觉得他的软体大概要上天。

“你可闭嘴吧!”
——————————

性感安卓,在线气人👍

评论(10)

热度(96)

  1. 异想天开霜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