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

自娱自乐

[警探组]巴拉拉能量·沙罗沙罗·脑洞变身

*别看名字沙雕,其实这只是单纯用来记脑洞记梗的

*不定期更新

*这些脑洞……有空再写

————————————
1.革命胜利后,汉克与康纳同居中。为了让汉克身体健康,康纳决定督促康纳每天锻炼。汉克口嫌体正直。

2.身份反转au
RK800-51暴躁汉克:“你比我更像没有感情的仿生人,康纳。”

[底特律][马康]灵魂刻印(上)

▲与标题关系不太大?
▲ooc严重
▲幼稚园文笔
————————————
1.


他感觉自己的的机体某处有点异样。


马库斯拒绝了与诺丝的连接,独自一人坐在天台的一根已经锈迹斑斑的横梁上,观赏着底特律的雪景,眺望着那无限延伸的远方。


他闭上眼,享受着暖暖的阳光撒在身上的感觉。回想着昨晚自己带领大家使整条街充满涂鸦,解放了店铺里尚未被卖出的仿生人。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这种和平的方式来为仿生人争取自由。


忽然,马库斯睁开了眼。他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痒意,像是有人勾着手指在胸口摩挲一样。中间还夹杂着容易让人忽略的疼痛。


他站起身沿着横梁走回天台,尽管系统扫描显示机体没有损坏。难不成是因为身上沾染了什么污垢?马库斯撩起自己的衣服想看看自己胸膛上的异样。意料之外的,左胸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行字:


我接到的命令是活捉你


奇怪的一行字,看起来是在预示着什么。活捉,为了镇压仿生人起义,人类大概是要派人抓住自己这个领头羊了,马库斯推测着。


2.


马库斯去见了卡尔,他对前方的路有些迷茫。他需要
卡尔的帮助。并顺便问问自己胸口上的字。因为他曾经在卡尔身上看到过,也是抹不掉的,但哪行字淡淡的,没有自己身上的那样浓。只是不知道卡尔会不会让自己进去。


“欢迎回来,马库斯。”智能的声音让马库斯知道卡尔没有排斥他。好像有什么地方湿了,是眼眶。马库斯为这一发现欣喜着,但内心也更加复杂,他含着泪走了进去。


…………


底特律好像很少有晴天呢。马库斯站在房子外,望着漆黑的仿佛能吞噬一切的天空,伸手接住几片飘落的雪花,在内心默默吐槽道。


不得不说,卡尔的话很有深意,给自己带来不少启发,让前路的迷雾减少了许多。


但是……为什么身上那行字关系到自己的伴侣啊!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啊!虽然自己成为异常仿生人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


马库斯迈步一边离开卡尔家一边心里想着:什么灵魂伴侣这太奇怪了吧,到底怎么回事,这个设定完全不科学。脚下逐渐加快的步伐彰显着马库斯内心的焦虑。


3.


康纳现在十分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异常仿生人。他原本为了完成任务什么都可以做,包括射杀那个跪在自己面前的仿生人。但他没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看着那个女孩的眼神,就是下不去手。


“模控生命拯救人类的希望,自己却也异常了。”卡姆斯基说的话仍在耳边回响。


没有人帮他疏解,康纳觉得自己的思想一团乱,他察觉到自己的软体不稳定,但他束手无策。


又有一件让他糟心的事发生了,自己的胸口就在刚刚
突然出现了一行字。


你明明是我们的同类


黑色的字迹印在白皙的皮肤上让康纳觉得十分碍眼,他拼命的用手摩擦着企图抹掉这些字,结果这些字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更黑了。


“该死的!”康纳小声的骂了一句,即使这在他的程序里是不允许的。但他没时间在意,因为新的任务来了。


4.


马库斯第一次遇到康纳是在耶律哥,他独自一人在指挥室里,准备与人类来一场对话。是的,即使之前的游行被镇压,许多仿生人被射杀,但他们仍不会放弃争取自由。


已经年久失修的门发出沉重的一声,让背对着它的马库斯知道有人进来了。


“我的命令是活捉你。但如果你硬要逼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马库斯还未转身就听到来人冰冷的话。


他们派来的是仿生人,是我的同胞。即使来人没有穿着制服而是换上厚厚的抵御寒冷的衣服,头上带着遮住LED光圈的黑色针织帽,马库斯也一眼就看出来人类派来捉拿自己的是个尚未觉醒的仿生人。


咚咚咚,心脏跳动的声音如此清晰,好像小鹿乱撞一样。马库斯看着对面的人,不知怎的好像迈不动路了。他感觉自己胸口有东西在颤抖。好像有点可爱,马库斯内心的小人默默捂住了胸口,似乎这样能平息跳动的心。


等等,他刚刚说的话……好像是自己胸口上的字。难道说?马库斯看着康纳,心里有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这个要活捉自己的仿生人就是我的灵魂伴侣?


马库斯想要脱掉衣服确认自己记忆中的字,当他刚刚脱掉风衣,正准备脱下里面的衬衫时,就听见对面的人惊讶地问道:“你在干什么?”,他抬起头就看见康纳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马库斯看着康纳想着:有点冷淡啊,而且凶凶的,虽然是在举枪,但那样子像一只亮着爪子的小猫。被这个比喻给吓了一跳的马库斯决定先放下灵魂伴侣的事,革命要紧。


于是他又穿上了大衣,严肃地说:“你明明是我们的同类,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同胞。”他向前迈了一小步,伸出手想找机会转化他。


“你必须得跟我走!”看着康纳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前进而开枪,甚至眼神带有一丝慌乱,马库斯感觉也许能成功说服对方加入自己。


“加入我们吧……”马库斯看着康纳的面庞,诚恳地发出邀请。


5.


康纳举着枪看着异常仿生人的头领,他的内心有种异样的感觉,康纳无法说清楚,只知道是对面的仿生人影响了自考。他不敢有一丝懈怠,坚定了眼神,这一次他一定要完成任务。


“你明明是我们的同类,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同胞。”


康纳觉得马库斯的话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听过或见过不过对方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开始脱衣服,让他不禁怀疑这个任务目标是不是被烧坏了脑子。不过就在自己提出疑问后对方停止了脱衣,正经起来。


“我们是你的同胞,我们奋斗争取的,也是你的自由!”
“你不需要再当他们的奴隶了!”


软体不稳定。系统不断显示着自己的软体状况,康纳看着马库斯陷入了思考。要知道以前康纳说不定会直接抓住马库斯,或者杀了他。


“难道你从不疑惑吗?难得你从没做过不理性的事,仿佛感觉体内有一股冲动,那是超越程序的力量。”
“加入我们吧,加入同胞的行列!你是我们的同类,是时候下决定了!”


铿锵有力的声音似乎感染了康纳。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堵红墙,一个代表自己的线条人扑到墙上正企图打破它。


一下,两下,三下。眼前豁然开朗,康纳知道自己已经是异常仿生人了。他看向马库斯,在后者期待的目光下终于开口道:“军方要对耶律哥发动攻击。”


这让以为康纳会说些感人的话的马库斯有些失落。


——————————


万年一更有点愧疚。


这篇写着写着就跟我脑子里想到完全不一样,无奈。

[警探组]霸道康纳的娇妻汉克

▲沙雕文慎入
▲ooc严重
▲幼稚园文笔
▲康纳的剧本不是单一的,意思是他说的话让你摸不着头脑
——————————
“他怎么样了?”汉克进来时就看到马库斯坐在床边,用关闭皮肤层的手握着躺在床上的康纳的胳膊,他站到床尾皱着眉头问道。

马库斯似乎被汉克的到来吓到了,一下放开了康纳的胳膊,闭了闭眼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站起身对汉克说道:“依你所说,那个仿生人应该是给康纳传输了什么。我刚刚在探查是发现一道最新指令‘回到模控生命’。看来就是康纳被传输的命令。放心,我已经帮他清除了命令。但你们去干嘛了,怎么会遇到异常仿生人?”马库斯想起之前汉克搀着虚弱的康纳进来的样子不由有些困惑。

“我也不太清楚,我找到康纳时,就看见他和一个女仿生人纠缠在一起。” 汉克无奈地挥了挥手,回忆起找到康纳时的情景:他们本来搭档调查一起异常仿生人偷窃的案子,来到被偷窃的房间搜寻线索。谁知那仿生人还没跑走,突然跑出来撞了自己一下,然后奔向室外逃跑。汉克自己被撞得有些踉跄,却见身旁的康纳已经一个迈步冲向仿生人。不一会,两人就要跑离汉克视野。

无奈,汉克只得提了提裤腰带,跟了上去。毕竟多年没锻炼,汉克有怎比得上年轻的仿生人的脚步,自然是落后了许多。等他找到康纳时,只看见康纳和一个女仿生人纠缠在一起。他看见那个仿生人的手变成灰白色,正按着康纳的头部。

他赶紧上前踢开了那个仿生人,摇了摇有些迷茫还缓不过来的康纳,看了看跑走的仿生人。想着也追不上了,就带着康纳来到马库斯这里。

“好了,把他带回去吧。过一会他的系统就会自己启动了。” 马库斯帮着汉克将康纳放进车后座,看着坐在驾驶位的汉克问道:“康纳他……是不是喜欢看小说?”马库斯想起刚才在检查时无意间发现的小说txt。

他因为好奇而翻开了第一章,结果一上来就是限制级描写,虽然一开始吓了一跳,但后来他还是冒着软体跳舞的风险看了下去。本来正看得津津有味,结果汉克突然出现,吓得自己断开了与康纳的链接。

怪不得康纳之前找到自己说什么加装性爱组件,原来是要给汉克惊喜啊。结合刚刚看过的一章和康纳的要求,马库斯不知道脑补出了多少东西。

“什么?”

“没什么,你们先走吧。”马库斯想着康纳要给汉克惊喜,自己就不能提前泄了密,便没有告诉汉克。仿生人与人类的关系在这对警局搭档上说不定会因此更进一步。

嗯,我可真是个好首领。马库斯美滋滋的想。

“谢谢。” 汉克向这位头领表达了感激,带着康纳回到了自己家。将康纳抱到床上,即使仿生人不会感到冷,汉克依旧将被子盖在康纳身上。

然后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床前看着还没醒的康纳,康纳乖巧的样子,一点都不像醒着的时候那个随时都能气到自己的安卓。

汉克用目光描摹这康纳的眼眉,想起革命前两人的种种,无声地笑了,看着康纳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喝了口水,汉克终于起身打算离开卧室,谁知刚迈出房门一步,就听见一句让他将水喷出来的话。

“你想逃到哪里去,宝贝。要知道,你一个女巫离了家族,除非跟着我,否则你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躺在床上的康纳刚起来就从口中吐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果然。汉克闭了闭眼,咬咬牙转过身,看着已经从床上下来康纳。还是一如既往地气人,不过说话怎么稀里糊涂的,汉克想着。

而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的康纳看着转过身的人,灰白的头发垂在两侧,脸上蓄满了胡子,衣服也有些脏了,整个人看上去有点邋遢。

“你……男的女巫?” 康纳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充满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巫。一步一步地向着汉克走去。

“你他妈是有什么毛病,康纳?!”汉克看着步步走来的康纳,一边后退一边问道。他完全被康纳莫名其妙的话气到。马库斯是不是把他的语言系统搞坏了,汉克猜测着。

接下来的时就更让汉克坚定了这个猜想。

汉克不知何时退到了墙壁,后背紧贴着雪白的墙壁。他看着走到自己面前像是要打人的康纳,思考着怎么跑走,康纳这样子像是失了智。

只见这时,“失了智”的康纳伸出手抵在墙壁上,随着“咚”的一声,将汉克禁锢在两臂之间,随后勾了勾唇,说道:“你个小……咳,老妖精,勾引了我还想跑?信不信我让你们警局破产!”

汉克看着眼前的康纳,觉得他的软体大概要上天。

“你可闭嘴吧!”
——————————

性感安卓,在线气人👍

[警探组]记个比较沙雕的脑洞


模控生命想要回收康纳,但康纳已经觉醒。模控生命派同样觉醒但为他们所用的仿生人,通过连接点方式向康纳的程序输入服从模控生命的指令。

但连接过程中受到汉克阻挠,导致仿生人没有将指令顺利传输。不知怎的仿生人将平时看的霸道总裁小说传给了康纳。

于是康纳就霸总附体,开始各种沙雕。而汉克则被康纳认为是他(霸总)的小娇妻,一直对汉克耍流氓。

类似“你这个老妖精,你这是在玩火。”“男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之类的。汉克每天都想骂人。

后来恢复正常,康纳悔不当初。
————————
最近比较忙,再加上自己懒。更的少别介意。


我就是没有脑洞,想不出梗。也不会开任何一辆车的!

今天出分啊啊啊啊啊,感觉自己药丸。今天更不更全看下午出的分了。

求保佑。

【马康】灰少年(灰姑娘au)

▲ooc严重

▲文笔渣,人物恶搞

▲无脑甜?

▲沙雕文慎入

-----------------

康纳是个可怜的孩子。他一出生太阳穴就有一个光圈一样的暗红色胎记,这胎记虽然随着康纳的长大逐渐变淡,但见过他的人依旧会对他指手画脚,好在康纳十分淡然,他对一切事物都不太感兴趣。不会被周边的人的恶言恶语而影响。


在康纳的父亲还在的时候,康纳能够穿着质量上乘的精美的衣服,住着豪华舒适的房子,有佣人服侍着,刷着父亲的黑卡。所以虽然康纳的母亲不在了,生活还是不错的。


但在父亲卡姆斯基去世后,他的继母阿曼达终于露出了邪恶的本质,阿曼达那个黑黑的老女人霸占了康纳本应继承的财产,又将康纳赶去了一个又小又破的房子,让他穿着脏脏的仆人衣服。辞退了所有佣人,让康纳做着佣人的活,自己和两个孩子却在享乐。


康纳忍受着阿曼达的折磨,但他的内心并没有任何波动甚至有一点想笑,因为父亲卡姆斯基对他说过:“爱笑的男孩运气不会差。” 


卡姆斯基:不,我不是,我没有。


直到有一天, 阿曼达外出回来后兴奋的对她的孩子丹尼尔和陶德说道:“孩子们,今晚国王要举办一场舞会,未来的王妃就从参加舞会的人当中诞生!”阿曼达十分激动,连在一旁打扫的康纳也不顾忌,直接说出了这个消息。


“真的吗,母亲?太棒了,我一定要当上王妃!” 丹尼尔顶着一头金发,一把抓住阿曼达的手开心地跳了起来。


另一个孩子陶德显然也被王妃的位子给打动了,他对着阿曼达说道:“母亲,参加舞会的人有什么限制吗?”


“只要是未婚的都可以,我的孩子。” 阿曼达回忆着大臣宣布时说的话回答着。


“那他……”陶德用眼神示意母亲看向背对着他们拿着扫帚的康纳。


康纳的确有点动心,却不是为了王妃的位置。要知道自从父亲去世后他就没怎么出过家门,参加舞会这样新鲜的事他当然想去体验一下,难道有个机会搞事。但他知道继母是不会同意的。


“康纳,既然你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作为母亲的我也不是不通情理。只要你在太阳落山前将豆子从壁炉里捡完,你就可以参加。”阿曼达说着便不知从哪拿来了一盘绿豆,撒在都是灰的壁炉里。


康纳乐观地想: 你这实在刁难我。那么还有机会,要赶快捡完参加舞会。


小小的绿豆混在会里面十分难找,但幸好中途有几只小鸟飞到家中帮助了康纳。康纳得以在日落前捡完豆子。


“速度很快嘛。” 阿曼达看着碗里的绿豆,眯了眯眼开口说道,“那么你去帮我看看丹尼尔和陶德准备的怎么样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 阿曼达粗暴地打断了康纳的话。


“好的,我知道了。” 康纳只能前去丹尼尔和陶德那里。


“康纳帮我把这件衣服洗了!”

“还有鞋子,给我的鞋子擦擦。快点快点”一见到康纳来了,丹尼尔和陶德便开始使唤起他。 


等到终于忙完,天已经黑了。来接的马车也已经到了门口。阿曼达和他两个孩子穿着礼服想大门走去。


“等等,那我呢?不是说我可以参加吗?”康纳看着三人,充满希冀的问道。


阿曼达停下了脚步,转过身说道:“你的确能够参加,康纳。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吧。你总不能穿着这破旧的衣服吧。”说完后便和丹尼尔以及陶德坐上马车前往王宫。


康纳看像镜子中的人,灰扑扑的,更别说那破旧的衣服。因为白天的忙碌他更本没有时间收拾自己和准备一件礼服。知道自己被这个老女人给耍了。他跑到父亲的墓前控诉这阿曼达的行为。


这时,他的身旁出现了一位仙女。“我叫卡拉,是听到你的哭诉(并没有哭)而来。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帮助你参加舞会。”卡拉挥舞着手中的魔法棒,让康纳穿上了的礼服,又变出了南瓜马车,把康纳送到了王宫。“记得要在12点的钟声响完之前回来,不然一切都会变回原样。”


“卡尔,我不需要什么王妃。我现在只想照顾你” 王宫内,王子看着会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对坐在隐蔽位子上的卡尔说道。


“我哪里需要你的照顾,你现在只要给我找个王妃就是在照顾我了。” 卡尔看着眼前的王子马库斯说道,“去看看吧,这么多人,总会碰到一个对眼的。”


架不住卡尔的劝说,马库斯只好来到会场上,但他没有与那个人跳舞,他拒绝了邀请者,默默地站着。他感觉十分无聊,想随便找个理由走掉。


但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舞会门口姗姗来迟的康纳。


“他可真迷人。” 马库斯心想,“我要邀请他跳一支舞。”马库斯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牵起了正晕头转向的康纳的手。


王宫也太大了吧。这里人多,这下走对了吧。康纳差点就在王宫迷了路。当马库斯抓住他的手时,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对面的人说得:“你愿意陪我跳一支舞吗,先生?”


“叫我康纳就行。跳舞我不会啊。” 


“我是马库斯。没关系,我教你。” 马库斯看着眼前的人,觉得康纳无比可爱,连那块胎记在他眼里都不是什么,自己似乎遇到卡尔所说的那个看对眼的人了。


他领着康纳来到了花园,两人手拉手跳起来舞。静谧的夜晚,两人从花园一直跳到小桥,又从小桥跳到草坪,丝毫不知疲倦。康纳看着马库斯,看着他迷人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感觉内心深处有什么不一样了。


“咚”远处的钟声响了起来,康纳知道是时候离开了,他本能的不想让马库斯看到那个穿着仆人衣服的自己。他赶紧跑出王宫,而马库斯又怎会让那个心爱的人离开,两人追逐了一阵后,康纳就身手矫健地跳上南瓜车匆忙离开了。


而来不及赶上的马库斯看着离开的南瓜车,落寞得垂下眼帘,孤独的回到了王宫 。


回到家的康纳已经变回原来那个灰少年,他回忆着与马库斯的种种以及逃亡时对着马库斯的翘臀上摸到的手感。他知道自己爱上马库斯了。


第二天,王宫宣告:城内所以叫康纳的未婚男性前去王宫。


康纳本想前去,但无奈阿曼达太过可恶,将他关在屋内。但康纳没有轻易妥协,他开始想方设法的逃出这里。


而另一边,马库斯看着到来的男性,焦急的寻找着自己的康纳,却始终看不见自己想找人。


“还有卡姆斯基公爵家的康纳没来,王子这要怎么办。” 身边的侍从看着名单向马库斯说道。


“让这里的人都散了吧,我亲自去卡姆斯基公爵家里。” 既然这里没有,那么他的康纳一定在卡姆斯基公爵家里。马库斯迫不及待的骑着马赶到了公爵家,对着阿曼达彬彬有礼地说道:“你好,夫人。请问康纳在哪?” 


阿曼达装傻说道:“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康纳,不过我都儿子丹尼尔和陶德都仰慕您很久了,王子您觉得呢?” 她将两个儿子推到马库斯面前,谄媚地笑着。


就在这时,成功从房里出来的康纳来到了客厅,马库斯一下冲过去抱住了康纳,丝毫不介意康纳的衣着,直接拥吻了上去。


而就在这时,康纳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痒想伸手去挠。马库斯发现原本光圈一样的胎记已经不见了!这太神奇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康纳敏锐的察觉到也许和马库斯有关。不过这点小事没有影响到两个年轻人。马库斯带着康纳上了马回到王宫准备举行婚礼,只留下一脸呆滞的阿曼达和他的孩子们。

从此王子马库斯与灰少年康纳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END

【警探组】底特律:变成人类(二)

▲剧情向康纳和平结局线

▲幼稚园文笔,会啰嗦

▲有略微出入和夹带私心的描写

------------------------------------

2038年11月5日,安德森副队长与仿生人康纳相遇了。


夜幕已经降临了这个城市,但高耸入云的绚丽大厦、街头的路灯、店铺闪光的广告牌和不少透着灯光的窗户都不至于让底特律陷入黑暗。毕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滴落在没有撑伞的康纳身上。此时他站在一家酒吧门前,他将正在把玩的硬币收起并整了整自己的领带,毫不在意酒吧门口注明的“仿生人禁止入内”直接推门而进。酒吧内的人都因为开门的动静而扭头看向门口。


“该死,这里不是仿生人禁止入内吗?”一个坐在吧台前,头戴鸭舌帽的男人低声咒骂着。


这里虽然禁止仿生人入内,但康纳进来后却没有受到驱逐。大家依旧自己管自己,像是没有看见这多出来的仿生人。


康纳的任务是找到安德森副队长并协助他调查一起案件。在经过智能扫描后他确定了那个坐在吧台前,低着头,灰白的头发垂在两侧,手里还握着一杯酒的男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康纳走了过去,看着那人说道:“安德森副队长,我是康纳,是模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我去警局找你,但是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里。他们说你应该在附近喝酒。我运气不错,第五间酒吧就找到你了。”


“找我干嘛?”汉克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问道。


“今晚稍早您刚被任命调查一桩案件。一件谋杀案,涉及一个模控生命的仿生人。依照程序,公司会指派专门型号的仿生人来协助调查。”康纳向汉克回答道。


“我不需要助手,更别提像你这种塑胶做的王八蛋。”汉克摇了摇头,“所以你他妈的给我当个听话的机器人,乖乖滚出去。”


“抱歉副队长,可是我必须坚持。我的指示是我必须同你一起调查。”


汉克刚准备喝口酒就听到这话,“你知道你的指示该塞到那里吗?哈哈哈哈。”汉克咧着嘴笑着,喝了一口酒。


“不知道,该塞到哪?”康纳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后疑惑地问。


汉克侧身看了看他,说道:“当我没说。”


“听我说,我认为你不应该继续喝酒,应该跟我一起去查案。这样彼此都比较好办事。”康纳试图通过讲理来让安德森放下酒杯。


安德森虽然点了点头,但依旧自顾自地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酒。


康纳看着面前的安德森副队长,略微思考后开口:“这样好了,我请你喝一杯,让你有精神工作,如何?酒保,麻烦同样的再来一杯!”


在喝下康纳请的酒后,汉克像是终于有了精神,终于转身看向他说道:“你刚刚说谋杀是吗?”

真香

--------------------

雨越下越大。

停在案发现场外的警车有三四辆,车上的红蓝车灯都不停地闪烁着。房屋外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们都在议论着这桩案件。看来风雨并没有浇灭他们八卦的心。


汉克开着车在这康纳来到了现场,事实上在途中康纳因为汉克酒驾的行为而劝说汉克让自己驾驶。但最后汉克还是还是抢走了方向盘。汉克的车,当然他自己说了算。


将车停好,汉克对着坐在副驾驶的康纳说道:“你在这里等,我很快回来。”说着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乖乖坐在副驾驶的康纳看着汉克回应道:“你说了算副队长。”


“这该死的混蛋……”汉克因为康纳的话不禁回头看了看他,然后便下了车淋着雨走到房屋内。


康纳的程序告诉他指令产生冲突,需要决定优先顺序。于是康纳下了车,走到被全息警戒线拦着的门口。


“这里禁止仿生人进入。”一个驻守在场外的仿生人走上前去,对着警戒线外的康纳说道。


听到动静的汉克回头看了看康纳说:“它跟我一起的。”


“叫你在车上等你没听懂吗?”看着穿过警戒线正朝自己走来的康纳,汉克不满地问道。


“你的命令和我的指示冲突,副队长。”并没有被汉克不满的语气所影响,康纳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汉克看着这样的康纳,突然产生了一种总有一天会被他气死的感觉。

-------------------------

感觉写正剧向都没什么人看。

沙雕脑洞小甜饼不是每天都有灵感,等有梗在写。


[警探组]孤寡老汉克的春天

▲标题什么别在意
▲ooc严重
▲无脑甜?
▲渣文笔
▲萌汉康父子向的慎入
——————

汉克不得不承认,自从科尔走后自己就孤家寡人,虽然有相扑和自己一起,但也不时会感到寂寞。他的确想有个人来关心他也喜欢被关心的感觉。

但是……

“安德森副队长,你餐点里的卡路里是每日建议摄取的1.5被,胆固醇是2.2被。我建议你扔掉手中的汉堡喝汽水。”康纳突然在汉克身后出现,看着正要对汉堡下嘴的汉克幽幽地开口道。

“你有毛病吗,康纳?我只是想吃点东西而已!”汉克坐在沙发上不满的说着,“吃些又不会死,对吧相扑。”汉克向着蹲在一旁希望汉克投喂的相扑说道。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现类似的对话了。大概是从康纳住进汉克家开始,汉克就感觉自己不再能随心所欲地吃些垃圾食品。

“我认为,安德森副队长,我们已经确定为伴侣关系了不是吗?那么作为你的伴侣,我需要对你的健康负责。”

“都是伴侣了也不改口。”汉克在听到“伴侣”两个字老脸一红,对着已经走到茶几边上的康纳说道,“你怎么挑了这件衣服?”他看着康纳的条纹家居服问道。

那是汉克的衣服。没办法,因为刚刚才搬进来,并且上头让他们这对搭档办的案子太多了,所以暂且没时间去给康纳买件合身的衣服。总不能还穿着模控生命的制服吧。

“这很符合汉克你的审美不是吗?我认为这件衣服很好。”康纳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看着汉克解释道。

不,我不是,我没有。汉克看着康纳身上的衣服想着。

汉克的衣服套在康纳身上显然不合身,而刚刚与汉克对话的康纳正弯腰收拾着茶几,汉克可以看到康纳宽大的衣服里的风光。

好吧,这件衣服穿着康纳身上的确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感觉。他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他拿起汽水准备解解渴却被康纳中途截下。

“汉克!”康纳来到汉克身旁,制止了汉克的行动,看着他。

汉克也在看着康纳,沉默着像是在酝酿什么。他慢慢地靠近康纳,手抚过康纳的后颈,将唇瓣与康纳的嘴唇贴合在一起,开始是浅浅的吻,随后汉克开始深入探索着,两人都闭上了眼享受着。

汉克感受着康纳微冷的舌,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康纳的气息。汉克十分投入,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原本闭眼的康纳悄悄睁开了眼,将他的汉堡汽水一个远投就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又闭上眼投入当中。

汉克领着康纳到了卧室里,然后他们就疯狂的不可描述起来。

只留下本来等着被投喂的相扑一只狗,在看着主人离开后默默回到自己的小窝吃着狗粮。

事后

“为什么我的汉堡不见了?我记得我放在茶几上了”汉克看着空空如也的茶几小声说道。康纳还在睡觉,汉克不想吵醒他。

“相扑,是不是你吃掉的?哦,你可真是个坏狗狗。”汉克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相扑说道。

相扑表示:不,我不是,我没有。委屈.jpg

end
————————

不可描述大家都懂就不写出来了😂

好吧其实是写的时候感觉太羞耻了就删掉了。

总感觉自己写文视角很混乱。


其实一开始丹尼尔妥协放下小女孩我以为接下来丹尼尔会被带到警局,结果没想到特战队员直接开枪。说实话当时有点震惊。

冷酷无情康纳酱~

鲁博特那里康纳伸手救了汉克,后面汉克肯定是想说谢谢的吧,一定是的!

可惜老傲娇最后只说了“Nothing.”

[警探组]藏不住的心(下)

▲幼稚园文笔
▲ooc严重
▲不太甜的甜饼
——————————
车上

汉克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通过后视镜看着坐姿乖巧的康纳。

“你今天怎么不做副驾驶位子了?”

“事实上,安德森副队长,我认为副驾驶是汽车上最危险的。因为在发生危险的时候,驾驶员会下意识的将自己先避开,直接后果就是副驾驶座位撞击,导致副驾驶座位的人受伤。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坐在副驾驶的人容易被甩出去,还有可能被卡在车里,从而导致重伤或死亡。考虑到汉克你的经济状况和我的维修费用,我决定坐在安全的后排。”康纳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好吧。” 汉克差点就被康纳认真的样子给骗了,如果他没有看见康纳的手上的动作。

康纳说完便一直在思考这颗桃心的话。随后便是一阵沉默。

等到了家,汉克先去了浴室打算洗个澡。而那颗一直被康纳捂着的心终于飞了出来,并直接朝着浴室的方向飞去。

“等等!”康纳显然没想到小心心那么想见到汉克,赶忙抓住了它。

但着小家伙怎么可能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它开始绕着整个房子飞来飞去,而康纳自然是跟着它跑。

“康纳,外面怎么了?吵吵闹闹的。”汉克想必是听到了康纳抓捕小心心的动静询问道。

正在逗弄康纳的小心心听到汉克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飞向浴室并大声地叫着“汉克!汉克!汉克!”这声音比在警局大多了。

康纳赶紧朝浴室的方向跑去,急得LED灯都变成了红色且不断的闪着。

晚了一步。康纳看着面前缓缓打开的浴室门和飞在前方的桃心心想。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康纳?”汉克刚洗完澡就听见有个尖细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结果一打开门就看见这颗粉红心飞在自己面前。

康纳感觉自己的软体快要爆炸了,他都不敢看着汉克的眼睛。但事已至此,小家伙也已经暴露出来,只能说出实情。

“所以这颗桃心是因为你爱我但却不敢开口而产生的?”汉克揪着桃心问道,他不敢用太大力,怕把这小东西弄坏。

“抱歉,汉克。我会立刻搬离这里,不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康纳在脑中分析了接下来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并得出了最佳解决方案。

“搬出去,为什么要搬出去?你难道想让我孤家寡人住在这?”汉克看着康纳已经变成黄色的灯,笑着说了出来。
“汉克?!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也爱你。”汉克说完便吻上了康纳的额头。康纳也以为汉克的话语和举动,头上的LED灯疯狂闪烁。

这时,汉克的胸口也出现了一颗桃心,那颗刚刚诞生的桃心一下贴在了康纳的脸上亲亲“啵”了一下。然后,康纳和汉克就看着彼此的心慢慢的合二为一。
——————————

感觉自己越写越垃圾。

有些地方描写不到位请原谅。